邊緣計算應用探索:挑戰IT架構創新 “抱住”運營商試點落地

“現在的4G網絡基本能解決80%的傳輸問題,相比之下,用5G網絡只是少了30毫秒的速率。”4月25日,一位業內人士這樣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解釋,對于現有應用而言,當前的大部分網絡傳輸都不存在太大問題,5G面臨的其實是新應用的適配難題。

據IDC統計,當前用戶對于物聯網數據的處理,到底放在數據中心、傳輸之前還是邊緣端,實際上訴求是各占三分之一。不過該機構預計,未來隨著邊緣層上具備更多分析、AI的能力,將促使這些分析功能在邊緣層和核心層之間達到平衡。

不過到了5G時期,運營商的角色開始變得尤為重要,其話語權將強于4G時代。蔡超指出,三大運營商將在5G初期承擔應用場景和生態模式孵化的重任,“這個時候運營商會優先針對有行業需求的落地場景去打造定制化的網絡,或者在做連續覆蓋以后,我們會對一些行業場景做切片化、差異化的服務網絡。”

“因此我認為,在基礎層面,如果是連續覆蓋場景,運營商可能在第一個階段,會是比較好的建設者。當然如果是大型企業園區內,企業會有自己的考慮。之后,在平臺之上的應用,會是更多內容提供者或者服務提供者進行業務部署。我覺得未來會在邊緣計算平臺上,有很多創新涌現,包括現在已經看到的云游戲、云PC以及更多SaaS類應用。”崔凱如此說道。

近日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等記者采訪時,新華三集團聯席總裁、首席技術官尤學軍就介紹道,集團把邊緣計算定位成在市場中發展的關鍵方向。其主要策略,就是通過與運營商合作推進。

這也是接下來邊緣計算相關業務部署者要考慮的。

開年以來,伴隨二級市場應聲而起的除了5G概念,就是邊緣計算了。

因此,新華三將著力在邊緣端市場投入能力,并借助與運營商緊密合作的方式,解決行業方案部署問題。“早期很多都是以試點形式不斷摸索,慢慢會變成成熟的模式大量推廣。”

邊緣計算之所以重要,是在于即使在5G真正商用之時,可以實現超大帶寬(eMBB)的應用場景,但龐大數據量的涌現也就意味著需要在云和端傳輸過程中找到一個承接點,對數據進行預處理再選擇是否上云。

但5G從網絡架構上就會有整體變化。簡言之,5G網絡是通過SDN(軟件定義網絡)/NFV(網絡功能虛擬化)等方式重構的網絡架構。其本身在網絡邊緣就有基礎架構設備或服務器,可以直接通過軟件定義的方式,把數據中心的能力遷移到網絡邊緣上,且可以根據網絡的需求量,動態調整邊緣計算的能力。

“這樣會發現,數據中心的下沉比原來更容易。原來的4G網絡基本是用專有硬件,未來5G基于云原生的架構之上,可以很容易把核心云的內容部署到邊緣云上。”崔凱進一步介紹道。

此外,在提速降費趨勢下,以往單純依靠流量收費模式經營的瓶頸凸顯,運營商亟需找到一個新的商業模式。以運營商龐大的體量來看,通過平臺類業務是相對容易實現商業變現的方式。

邊緣計算應用演進

“5G的邊緣解決方案肯定要隨著5G大網先行,再談邊緣。運營商應該在今年底會有小規模5G試點,明年可能真正商用。”尤學軍指出,新華三看到了5G在邊緣端、在行業市場部署的趨勢,而在下一個標準上可能5G和Wi-Fi技術會有一定融合,更加殊途同歸。

實現邊緣計算,更大的變化來自通信代際轉換間,IT基礎架構的改變。

擁抱運營商探索落地

IDC中國新興技術研究部高級研究經理崔凱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解釋,4G的IT網絡架構對邊緣計算的支撐,只是將原來部署到云平臺的服務器,放到了網絡邊緣。“但這個架構的彈性并不好,要通過安裝一套硬件和軟件支持運行。”

天風證券研報中也表示,邊緣計算成為5G網絡的重要組成部分,運營商勢必主導邊緣計算的發展。

邊緣計算也是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崔凱向記者表示,除小范圍內的園區級網絡覆蓋之外,在全國范圍內,實際上很難存在城市級、連續范圍的邊緣計算建設者或運營者,這時候運營商就成為了核心力量。

“5G在物聯時,面臨的很大問題將是覆蓋率。一旦出現基站沒有覆蓋到位,就很難保證100%的數據傳輸,甚至運行過程中有可能存在閃斷等問題。此外一個數據包從一端傳輸到另一端,會有很多重傳,不是直接就一定能全部傳過去,這還涉及到底層協議。因此有很多實際問題要解決。”該人士補充道,這也是邊緣計算在5G時代角色越來越重要的原因。

“要實現連續覆蓋,邊緣計算就不只是覆蓋到省、市范疇,要下沉到鄉甚至更深,這種范圍的運營和建設能力,運營商會是相對合適的機構。”崔凱進一步解釋,運營商角色本質上就是重資產的運營者,通過對資產的運營來提升自身效率。

邊緣計算13

此前接受記者采訪時,中國聯通5G創新中心、中國聯通網絡技術研究院專家蔡超表示,“在3G到4G轉換期間,運營商丟失了廣闊的業務應用陣地。2016年,運營商的數據收入已經開始超過語音收入。”

熱門推薦
返回列表
Ctrl+D?將本頁面保存為書簽,全面了解最新資訊,方便快捷。
青海快三开奖历史开奖